新闻资讯
下乡随笔 ——写给那些长期扎根在基层的农商行员工们
 二维码
作者:姗姗

还记得上次写《下乡随笔》是一年前的隆冬时节,那时正值全行标杆网点标准化建设验收成果阶段,我与佳骋公司的培训讲师们一起,用了一周左右的时间,几乎跑遍了县城外所有的网点,那些天,北风呼啸,雪花飘落,走一路,思一路,让我对基层员工以及他们的工作有了全新的认识。

最近,又逢下乡,我暗自窃喜这几日是阴雨天,毕竟下些雨,能缓解暑热,也不至于使人那么焦躁,于是欣然前往。第一站,到达东花园支行,该行最老的员工郝成最先接待了我们,说他“老”是因为他已满头银发,据他自己介绍说还有不到二十天就退休了,其实我一直是称呼他老伯的,因为早在几年前的一次攀谈中得知,他比我父亲还年长两岁。老郝自嘲说,岁数大了,眼睛不好使,支行长照顾他,把相对轻些的活儿交给他干,站在门口给客户开门,指导客户填写业务凭条,搞搞卫生,维持一下营业大厅外的秩序,有时还捎带帮厨、修剪草坪之类的活儿,总之,只要是支行的活儿,他都会伸把手。支行长说,舍不得老郝退休,其实我也有着同样的感觉。这些年,每到给员工发生日贺卡时,我都会留心每一位员工的身份证号码,看看女员工是不是快到五十周岁了,男员工是不是快到六十周岁了,她(他)们五十、六十周岁时,按规定我会发给他们在单位期间的最后一个生日祝福卡片。而每到那时,总会感叹时间过的太快了,印象中我们所熟悉的一些员工,青丝渐渐变成白发,就这样一拨一拨地退休了。

从东花园支行出来,驱车15分钟就到了南辛堡支行,该支行现有员工7人,平均年龄46.5岁,最年轻的员工也是支行的主力小云8月份就要休产假了,但是她依然坚守在会计岗位上,作为女性,看着她吃力的样子,我感同身受,作为年长她几岁的老员工,在我心里最柔软的那个地方,不禁泛起了一丝心疼,此时,我的心情再也无法平静,这就是我们所熟悉的员工们,在我心里,她(他)们是最可爱的人。

今天要前往的第一站是北辛堡支行,由于最近机关公务用车紧张,我们只好联系支行长,上午9时,佳宁开着他的私家车准时到了营业部门口。这时,雨还下着,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我有些晕车,希望他能够快点开,好早些到达他们支行,可是一路上大部分是往返京张运送货物的大车,我们像蜗牛一样行驶着,遇到有超车的机会,对面也过来了大车,想插进行驶这侧的车队里甚是困难,也相当危险,我不禁有些担心起来,看着车窗上挂着的一串串雨珠,我思绪万千,想想自己每天从家到单位也就十多分钟的车程,于是,在心底对基层支行的员工们肃然起敬。

返程途中,我们去了狼山支行,支行长说,入夏以来他们支行食堂闹蟑螂,全员大扫除了好几次,各种杀菌灭菌方法和药物全用上了,折腾了几日,总算消停,可值班室又发现了蝎子,他又找防役站,又找派出所,人家建议让把营业室内的木制地台全部拆除,因为蝎子的老窝在那里,可是这样的话,需要重新布网线、电源线,屋子里包括电脑设备在内所有的东西都得全部挪出,还有一系列的事情会随之而来,更主要的是狼山支行的办公用房始建于上世纪80年代,再重复投资改造的意义已不太大。看着和我同龄的支行长和那些刚入职不久的员工们,凝望着那座矗立在风雨中红砖外墙的狼山支行办公楼,我觉着它更加庄严古朴了,朴实得就如同这家支行的员工们!

雨还在下,快到土木支行时,看到三辆大货车相继追尾,其中一辆惨不忍睹,此时,我再也不想着下雨带来的暂时清凉,倒是真心希望雨过天晴。土木支行的王永明和韩力强已年过半百,还坚守在柜台储蓄岗位上,张金瑞大姐也快退休了,小贷客户经理王鹏飞也少了刚入职时的青涩,办起业务来沉稳娴熟。支行长还是那么的雷厉风行,不等我们坐稳,就把支行近期的情况娓娓道来,我用心在笔记本上记下了他说的每一个字。

晚上回到家里,我和我家老王说:“你们天天在基层,每天往返县城与乡村之间,那条路上的大货车那么多,雨雪天气可得多当心啊!”他淡淡一笑:“早就习惯了!”我深情地望着他,回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夜里躺在床上,我辗转反侧,难以入眠,心中有着别样情绪亟待抒发,是感动、是义务、更是责任,拧亮台灯,打开电脑,听着雨声,我安静地在键盘上敲打着,把我对基层员工的敬佩和对本职工作的热爱,像这雨一样毫无保留地倾泻而出。